川維化工黃勇:從操作工到“新八級工”


中國產(chǎn)業(yè)經(jīng)濟信息網(wǎng)   時(shí)間:2024-05-10





  18歲,黃勇被分配到川維廠(chǎng)(2017年更名為川維化工),在聚乙烯醇車(chē)間醇解工序工作。那個(gè)年代,“八級工”是有著(zhù)明星效應的工人群體。年輕的黃勇,也想當個(gè)“八級工”。


  2022年,國家推出職業(yè)技能等級“新八級”制度,打破技能人才成長(cháng)天花板。2023年,52歲的黃勇被評為重慶市首批“首席技師”,成為“新八級工”,夢(mèng)想成真!


  這一路,黃勇走了34年。


  聚乙烯醇(PVA),是一種以天然氣為原料,通過(guò)人工合成的高分子材料。從服裝面料、紙張,到醫用人工淚液、洗衣凝珠等,PVA滲透在生活的方方面面。醇解工序就是把液體原料變成符合要求的PVA顆粒產(chǎn)品。說(shuō)起來(lái)簡(jiǎn)單,可現實(shí)是,川維化工的PVA產(chǎn)品從開(kāi)始的單一品種已經(jīng)發(fā)展到100多個(gè)牌號。定制化生產(chǎn)是川維化工的核心競爭力,這就意味著(zhù)要熟練掌握工藝流程,以靈活應對100多種工藝調節。


  黃勇參與了絕大多數新品的研發(fā)生產(chǎn)。


  “剛參加工作時(shí),我經(jīng)??吹綆煾祩兒沽鳑驯?,在現場(chǎng)一干就是好幾個(gè)小時(shí)?!秉S勇說(shuō),由于工序變化多,設備管道容易堵塞,清掃作業(yè)和開(kāi)停車(chē)頻繁,醇解工序可以說(shuō)是裝置區最苦、最累的。


  但在一向低調、沉穩的黃勇看來(lái),問(wèn)題多,也意味著(zhù)進(jìn)步空間大。


  年輕時(shí),他總愛(ài)在裝置里“打轉”,遇到問(wèn)題就反復請教。工作之余,他還自學(xué)工藝原理和機電儀知識,尋找導致設備故障的原因。很快,他成為裝置里的“多面手”。


  聚乙烯醇裝置遇到的最大難題是長(cháng)周期運行。建廠(chǎng)初期,生產(chǎn)線(xiàn)是為生產(chǎn)維尼綸而設,舊工藝不適用多品種生產(chǎn)。黃勇帶領(lǐng)團隊不停地對設備和生產(chǎn)工藝進(jìn)行優(yōu)化。每一次新品的工業(yè)化試生產(chǎn),大家總能在現場(chǎng)、控制室看到他的身影。試生產(chǎn)前期反應不穩定的時(shí)候,他總要24小時(shí)值守。在大家長(cháng)期的精心維護下,裝置實(shí)現200多天穩定生產(chǎn)。這項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每年可為企業(yè)增效3000多萬(wàn)元,也大幅降低了醇解工序員工的勞動(dòng)強度。


  從初入職場(chǎng)至今,黃勇一直保持著(zhù)手寫(xiě)筆記的習慣。一摞摞筆記本上,密密麻麻地記錄著(zhù)幾十個(gè)新品牌號的轉產(chǎn)、優(yōu)化條件,也記錄著(zhù)他思考的點(diǎn)滴。30多年的現場(chǎng)歷練,讓黃勇成為一個(gè)行走的“質(zhì)量檢測儀”,在醇解機旁邊,用手指捏一下反應物料,就能大致判斷出物料的反應程度,醇解度是偏高還是偏低。黃勇慷慨地拿出這些寶貴的經(jīng)驗與青年員工分享,希望能提升全員的技能水平和職業(yè)素養。


  “做事要用心,做人要用情,愛(ài)崗要敬業(yè),藍領(lǐng)也能成才!”這是黃勇給徒弟們上的必修課,也是他一直堅持走下去的路。(肖越)


  轉自:中國石化報

  【版權及免責聲明】凡本網(wǎng)所屬版權作品,轉載時(shí)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(lái)源“中國產(chǎn)業(yè)經(jīng)濟信息網(wǎng)”,違者本網(wǎng)將保留追究其相關(guān)法律責任的權力。凡轉載文章及企業(yè)宣傳資訊,僅代表作者個(gè)人觀(guān)點(diǎn),不代表本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和立場(chǎng)。版權事宜請聯(lián)系:010-65363056。

延伸閱讀

?

版權所有:中國產(chǎn)業(yè)經(jīng)濟信息網(wǎng)京ICP備11041399號-2京公網(wǎng)安備11010502035964